選舉語言與台灣俗諺

 

黃宗樂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作者應同窗好友邱雅文律師的邀請,在三月初一,到台北西北區扶輪社第2001次例會,用台語演講「選舉語言與台灣俗諺」,反應熱烈,有社員建議作者會當印出來給卡濟人看。受著偌大的鼓勵,事後作者作了整理甲補充,特別在《台教通訊》發表,期待得到卡濟人的指教。『』內用北京語發音。

※※※  ※※※  ※※※


感謝邱雅文律師的邀請,做今仔日的司比甲(演講者)。這擺是我第二擺來 貴社演講,實在有夠光榮。邱律師是我台大法律系共班的同學,伊向來對我不止仔照顧,我真幸運,「我交陪攏是關公劉備,無一個是林投竹刺」。

頂擺演講會記得是講兩岸關係,這擺呣知講啥卡好?我想佫想,現在拄仔好總統大選選戰白熱化的時陣,用「選舉語言與台灣俗諺」做題,應該黑即著!當然,對選舉我是外行,雖然我定定聽人演講,家己也有咧助講;台灣俗諺我嘛無特別研究,雖然我真有興趣,也別看過幾本書。不而過,「無二步七仔,毋敢過虎尾溪」,我總是會使給邱律師漏氣。

逐家攏知影,咱祖先冒著生命的危險,渡過黑水溝,來到台灣開墾、討趁、生湠,「唐山過台灣,心肝結歸丸」,咱有今仔日,必須要「飲水思源頭,食果子拜樹頭」,感謝咱祖先的勞心苦戰、慘澹經營。不而過,講起來就怨嘆,「台灣人韭菜命」,向來攏被外來政權統治,被人剝削,被人蹍踏,「眾人食,眾人騎,無人疼」,到李登輝做總統了後,才慢慢仔咧出頭天。

過去,中國國民黨政府這個外來政權,厲行黨化教育,禁止台灣話(台語)。可能是一種反彈,在戒嚴時期,到了選舉,黨外人士就用台灣話演講,台腳聽眾呣是人山人海就是徛甲滿滿滿;解嚴了後,連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包括宋楚瑜等所謂「外省人」在內,為著選票,嘛用台灣話抑是濫台灣話演講。一時之間,台灣話變做上受歡迎的選舉語言。

台灣話真A,尤其台灣的俗諺是咱祖先智慧、經驗的結晶,隱含著深邃的道理,大部分佫攏有押韻,給人聽得「心涼脾土開」。比喻「一枝草,一點露」、「打斷手骨顛倒勇」、「做雞著筅,做人著反」、「食緊摃破碗」、「直草無拈,橫草無捻」、「心肝若好,風水免討」、「溜溜鬚鬚,食兩蕊目睭」,真濟真濟。總統大選開戰以來,登輝仙講宋的「@籃仔假燒金」;鴻禧仙比較阿扁甲連的講「少年放尿濺過溪,老人放尿滴著鞋」;阿扁批評中國國民黨「做一湯匙,B歸畚箕」;連的『一直說不可選錯人』,呣通「倩鬼提藥單」,『都非常生動』。

D活用台灣俗諺,會使講是民主人士演講的「撇步」。在此,我舉幾個例給逐家做參考:批評中國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用「人掠厝拆,雞仔鳥仔甲無半隻」、「乞食趕廟公」、「賊,較惡人」來形容;批評中國國民黨貪污腐化,講「食銅食鐵」、「有毛食到棕簑,無毛食到秤錘」、「石獅食到瀾肚」;批評黑金政治,講「做惡做毒,騎馬硌硞;好心好行,無衫通穿」、「有錢烏龜坐大廳,無錢秀才通人驚」、「選舉無師傅,用錢買著有」、「有錢使鬼會挨磨」;批評司法黑暗,講「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官司好打,狗屎好食」、「法院是中國國民黨開的」;對統派人士,批評E「內神通外鬼」、「吃碗內,說碗外」、「桌頂食飯,桌腳放屎」、「割手肚肉給E食,猶嫌臭臊」;對中國的拗蠻壓霸,罵E「橫柴夯入灶」、「軟土深掘」、「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甲中國的關係,用「田無溝,水無流」、「一人一家代,公媽隨人裁(拜、祀)」來描寫。

競選的時,逐家攏「講甲喙角全波」。宋的選省長時,講「食人一口,報人一斗」、「人在做,天在看」,果然當選了後,全省走透透,做散財童子。不而過,「龜腳嘛是龜內肉」,其實『宋省長送錢』,祇不過是「開公錢,解私願」、「用別人的拳頭母樁石獅」而已。那知戇直的台灣人,竟然感激歡喜,「貪伊一斗米,失卻半年糧」,家己猶不知影。宋的參選總統,一再講「打拼為台灣」、『天道酬勤』,又佫一再自命清廉,怨嘆無錢,興票案爆發了後,逐家才知影原來宋的是挨錢專家,伊將真濟錢匯去美國,伊的後生宋鎮遠在美國居然有五棟厝,這在先進國家,早就無面佫選落去也,那知伊竟然「死鴨仔硬嘴篦」、「無理講到有理」,莫怪李登輝起性地批宋的「@籃仔假燒金」、「白賊」、「奸巧」、「夭壽」、「賊仔變頭家」。足奇怪的,宋的「龜腳趖出來」了後,明明「菅蓁,會做得拐仔」、「屎礐仔板,會做得神主牌」,戇直的台灣人,竟然也有真濟人「目睭毛,無漿泔」,「角蜂,看做筍龜」,FF咧信任伊、支持伊。人講「戇百姓」,有影是「戇百姓」!宋的強調伊是改革者,對手講伊「挨錢」、「白賊」,應該是被改革的,家己講是改革者,會見會笑。宋的嘛講欲斬斷黑金,對手講伊是參黑金「共穿一領褲」的,講欲斬斷黑金,根本是「白賊七仔講古──騙戇人」。

連的講伊是「台灣牛」,骨力、好駛。伊「甘願做牛」,為台灣打拼。伊的對手就反駁講:連的是金牛也是黃牛。伊家伙數百億,來源恰若嘛無彼單純;伊亂開選舉支票,敢有可能實現?李登輝替伊助選,講連蕭老實,會曉『作秀』,「天公會疼戇人」。連的揹著黑金包袱,真濟黑金大哥也徛出來H伊,對手就講E金牛、黑牛、黃牛佮佮做歸椆。連的嘛大聲講欲解決黑金問題,對手就講伊「便所內彈吉他──臭彈」,中國國民黨為著保住政權,不惜與黑金勾結,引狼入室,最後李登輝都無伊法也,連仔用尻川。連的看勢面愈來愈黑,煞掠狂,講什麼「其他兩組無論叨一組當選,台灣攏會變做問題國家,會發生大代誌。政治、軍事、外交攏會破壞。」莫怪有人譬相「連蕭配」是「練G話」。

阿扁選台北市長時,一再提醒選民呣通「一個泄尿的換一個滲屎的」,呣通「嬴嬴儌博甲輸輸去」,給人印象非常深刻。彭明敏選總統時,伊講「阿婆仔生囝,誠拼咧」,後來講李登輝「老番顛」,攏引來責備,講伊「喙快」。伊做市長,認真、有魄力、效率懸,對手就造謠講伊「壓霸」。阿扁堅持台灣主權獨立,承認目前國號叫中華民國,結果獨派有寡人講伊變節承認中華民國,而對手就講「阿扁主張台獨,若當選總統,中共就會打過來」。嘛有人「做三腳褲給伊穿」,叫阿扁喝「中華民國萬歲」,伊大聲喝「台灣萬歲」。阿扁喝出「政黨輪替」,這參台灣俗諺「三年一閏,好歹照輪」、「廳頭交椅輪流坐」的意思真倚。李遠哲嘛講『政黨輪替,愈快愈好』。李登輝看呣是勢,煞氣急敗壞,講什麼『政黨輪替,台灣會亂,國家會死』;中國國民黨佫進一步陸續廣告,講什麼『政黨輪替,結果會安定輪替為動亂,繁榮輪替為衰退,和平輪替為戰爭』。按呢畫黑漆白,佫用上腳I的「戰爭牌」、「恐嚇牌」,是呣是預徵中國國民黨已經氣數該盡也咧?

許信良細漢就立志做總統,伊看已經無可能代表民主進步黨參選總統,煞「三文急燒──食一口氣」,離開民進黨,自行參選。伊「四兩J仔無除」,叫是會稠抑是會超過門檻咧,那知氣勢愈來愈黑,尤其伊攏講寡「有孔無榫」、「有嘴無@」的批評阿扁,給人感覺「奇中必有緣故」。「一步差,步步差」,伊若留在民進黨,這陣猶原是民進黨的頭兄,伊出走了後,人格破產,路愈行愈狹,實在是「家己捧屎抹面」。

新黨C無人,煞去請李敖出來。李敖這個人有學無德,紅衫穿歸領,「一個喙恰若雞母尻川」咧,什麼話都濺,「六月蚶,開嘴臭」,「夭壽人講夭壽話」,不時講甲會聽哩半下。伊連學歷嘛講什麼『勃起台灣,挺進大陸,威而剛世界』,有夠阿里不達。有人講伊是「小丑」,我不敢按呢講,不而過,伊參選總統,確實是另類選舉,猶原咧『笑傲江湖』。

選戰有真濟「腳I步」,比喻「耳語」,耳語「一人傳虛,百人傳實」,非常驚人,有定仔真有效果。向來中國國民黨上D透過組織,發動「耳語戰術」。比喻「抹黑」,將對手「白白布,染甲黑」,在無啥是非的台灣社會,抹黑也有真濟人相信。這幾年看起來,台灣第一抹黑高手是啥人?著,是林瑞圖!伊對阿扁烏吐白吐,結局,阿扁「樹身徛得在,毋驚樹尾做風颱」(抑是「樹身徛得正,毋驚樹尾人搖風」)。這擺總統大選,咱看上濟的是「口水戰」,互相指責對方、譬相對手。「三腳貓笑一目狗」、「龜笑鱉無尾,鱉笑龜粗皮」,乎逐家聽甲霧煞煞,看甲花漉漉。其中,中國國民黨連營宋營兄弟鬩牆,口水戰上介激烈,「家己K,趁腹內」,「狗咬狗,滿嘴毛」(媒體按呢比喻),「屎桶,愈撈愈臭」,給逐家大開眼界,實在有夠卸世卸眾!

民主選舉,明確徛出來支持特定的候選人是真正常的現象,呣佫,有寡人無家己堅持的理念,參兩方佫攏有交情、有關係,「一爿是溝,一爿是圳」的時,表態支持啥人是真痛苦的代誌,因為無法度做甲「抹璧雙面光」,一定會得罪其中的一方。我堅定支持阿扁甲秀蓮,是為著確保國家安全、維護台海和平、終結黑金政治、建立廉能政府、加速社會改革、增進全民福祉、促成政黨輪替、確立民主政治,完全呣是為著個人的利益,所以真誠心安理得。

選舉,我希望是『高格調的君子之爭』,儘量用『正面選舉』,『負面選舉』往往「教歹囝仔大小」。我認為「選舉是一時的,台灣是永遠的」,咱所最關心的是「台灣按怎顧乎好,呣通給中國吞去」、「台灣按怎求發展,通在國際社會徛起」,有人講台灣人「眾人放尿攪砂會做堆」,不而過,在中國不斷的打壓、威嚇之下,台灣命運共同體已然形成,「蕃藷毋驚落土瀾,只求枝葉代代湠」!台灣人若愛「一皿魚仔全全頭」、「要給人扶,呣扶人」,會當腳步徙乎在,「尻川勁相倚」,台灣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燦闌的。「三人共一心,烏土變成金」,「同胞要團結,團結真有力」!

被公認是台灣第一名嘴的李鴻禧教授,伊上D活用台灣俗諺演講,流利的台語,動人的音調,美妙的表情,乎聽眾聽甲「嘴仔開開,耳仔磕磕」。「七月半鴨仔──毋知死活」、「乞食背葫蘆──假仙」、「L痀的放屁──彎彎曲曲」、「飼鳥鼠,咬布袋」、「歹瓜厚子,歹人厚言語」、「有毛食到棕蓑,無毛食到秤錘;二腳食到樓梯,四腳食到桌櫃」,伊將台灣俗諺講甲活起來。共款一句話,位鴻禧仙的嘴講出來,無共款就是無共款,奧妙就奧妙在此。當然,聽眾一定要聽有、聽別,毋則會聽甲「嘴仔開開,耳仔磕磕」。年輕的一輩,恐驚著無即款經驗。中國國民黨政權打壓台灣話的結果,害年輕的一輩煞會曉家己的母語。我非常希望少年人認真學台語,台語實在真A

我的序大人是庄腳作穡人,雖然呣別字,呣佫台灣俗諺別真濟,我細漢時定定聽著的,譬喻「打虎掠賊也著親兄弟」、「緊紡無好紗,緊嫁無好大家」、「指頭仔咬著逐支痛」、「好駛牛也著工」、「雞屎落土嘛有三寸煙」、「五百人同軍,五百人同賊」、「也著箠,也著糜」、「圓人會扁,扁人會圓」……我攏學起來。有一擺,我厝邊的阿伯教我速唸:「樹頂一隻猴,樹腳一隻狗,狗哮猴也哮,猴走狗也走,毋知是狗驚猴也是猴驚狗。」嘛教我日本時代形成的俗語:「第一戇,替人選舉運功;第二戇,種甘蔗給會社磅;第三戇,吃煙歕風;第四戇,哺檳榔吐紅。」我感覺真趣味。因為有這款環境甲因緣,我對台灣俗諺特別喜愛。今仔日,有機會用台語演講「選舉語言與台灣俗諺」,親像「勿仔魚食著皇帝肉──暢甲無鰾」。

以上,拉拉雜雜,敬請  逐家多多指教。俗語講「一句話三尖六角,角角傷人」,若有講了無得當的所在,也請  逐家多多包涵。今仔日,「有食佫有掠」,真感謝!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