綵帶 (向下): 會長的話
 

 

 

 

 


di bè(〔華:快要〕)結束任期前,有兩點強烈ê感想,一點是懷念。我本來是先想起鎮源先生。伊本來只是一ê學者,“冊呆子”(當然是非常了不起ê冊呆子!),天性愛講話,白色恐怖也使伊毋敢講話,但是伊結果是克服了心理障礙,勇敢企出來。

我嘛想起中山先生,伊嘛是勇敢企起來ê典型。

我嘛聯想起其他ê人,像周文治江鵬堅、……,但是做為台灣教授協會ê會員同志來講,鎮源先生、中山先生,真正是典型。提起鎮源先生、中山先生ê名,就會予人真大ê勇氣!làn〔華:咱們〕若du dio〔華:遇著〕困難ê選擇時,lan會使 a ne〔華:如此〕想:若準是先生、先生,Man juaN〔華:如何〕?

另外一點是建議:lan應該思考,趕緊設計國旗和國歌。

毋免先決定國名(其實無爭議,國名就是台灣)。要緊ê是一ê圖像:簡單、清氣、美麗;一條歌曲:莊嚴有力、通俗。

因為,以後有真濟「國際性ê場合」,làn就揭làn ê旗,唱làn ê歌!彼ê「媚共賣國聯盟」盟員ê爪耙仔長絕對無法度禁止là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