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阿母的尊嚴

感懷蔣渭水創立「台灣文化協會」八十周年

 

林立/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副教授

 

有一回,本籍雲林縣東勢鄉的知名本土作家林握ㄢQ他的小舅子問道:「姊夫呀,台灣真的有一個縣叫做雲林縣嗎」?當下,林握ㄛ陘坐@愣,真想往他小舅子的腦袋敲下去並教訓說:「你不知道你姊姊就是嫁給雲林縣人嗎?就站在你面前」!林握ㄘh且先忍住氣,問小舅子為什麼會提出這個笨問題,只見小舅子憨憨地說:「我每次坐火車,每經過一個縣,一定都有一個與之同名的市,例如桃園縣就有桃園市、新竹縣就有新竹市、屏東縣就有屏東市,但從來就沒有經過一個市叫做雲林市的。」

這麼一回答,林握ㄓ]無言以對了;要說小舅子笨嘛,其實他也很聰明、思考很合邏輯啊!只是,這件事終究暴露出無數台灣人對鄉土的無知,令人感慨。就如林握ㄘ珨〞滿A他在員林教書,不知道濁水溪位於何方的學生大有人在;又有一回他表示本節課要講「賴和」;台下馬上傳來不屑的聲音:「什麼賴河?要是黃河我就知道」!

我在大學教書,談到思考方法時經常會講到:當一個人想要文過飾非、或是一個獨裁政權要維護其專制時,都會巧妙地利用各種似是而非的語言陷阱來誤導人民;我常舉一例:在十餘年前,當黨外人士推動國會全面改選時,因為國民黨頑固蠻橫地捍衛那群尸位素餐的「老法統」,使黨外人士常訴諸激烈的舉動;當時擁護蔣家政權的某報就評論道:「民主典範的英國最尊重年老的國會議員,年輕的議員開會時一律坐後排、甚至站著,而老議員們才有資格坐前面,故被稱為『前排議員』;而黨外人士口口聲聲民主,卻不知道最先進的民主國家尊敬老議員的這種真正的民主文化……」!

每學期我問各班學生這句話有什麼陷阱時,只見每班七、八十個學生個個眼神空洞、烏鴉鴉地毫無反應,雖然我以加分為鼓勵、並給予他們諸如「英國的老議員有什麼,而我們的老委員欠了什麼?」等等五花八門的提示,但台下仍舊一片茫然靜默,熬了半天就是沒有人能說出:「人家是有選票的!歷經民意一再肯定的!」這個解答。

顯然,我們的學生從小就沒有被教過「主權在民」、「民主正當性的根源乃在經常改選」這種「民主政治ABC」的觀念,當然對統治者的謊言毫無拆穿的能力,輕易就被牽著鼻子走。

而在這開學的時節,我走訪過幾個學校,各校園中皆充滿了爭奇鬥妍的學生社團招攬新生的攤位,同學們使出渾身解數、載歌載舞,熙熙攘攘、活蹦亂跳,和在我課堂上所見的麻木相去萬里;當年全斗煥被韓國大學生的抗議運動整得苦惱不堪時,聽到台灣的校園有「帶動唱」這個法寶,喜出望外,立刻派人來學習;但沒想到回去要教韓國大學生時卻被悍然拒然,學生說:「我們不要玩這個,這東西我們在幼稚園早就玩過了!」但真沒想到,當台灣的社會早已不再充滿禁錮時,「幼稚園大學」的逸樂取向文化依然氾濫;看來殖民政權過去的教化果然是根深柢固、成就斐然的!

八十年前的十月十七日,蔣渭水等先賢為了不讓台灣人民的主體自覺及尊嚴斷喪在殖民統治者的手下,創立了「台灣文化協會」,並直陳台灣人民罹患了嚴重的「智識的營養不良症」,若不根本治療,將病入膏肓;於是結合當時碩彥俊秀之士,不畏高壓迫害,傾全力推動民族啟蒙運動,透過演講、夏季學校、讀報社、放電影等等手段,將衛生、哲思、法政等各種先進的觀念傳播給群眾。

善哉!偉哉!先賢之洞見與行誼。聖經上說,「那能殺肉身、而不能殺靈魂的,你們不必懼怕他」;然而,今日大多數台灣人的意志與靈魂卻正好早已被愚民教育及統派媒體所腐化、摧毀了;本土的媒體大多日薄西山、愛鄉的聲音奄奄一息,這種情形必須叫我們懼怕!再如此下去,這場捍衛母親尊嚴的戰爭,我們必定將是坐以待斃的輸家!是以,在緬懷先賢創立「台灣文化協會」八十周年之際,厚盼同志們承襲薪火,勿吝奉獻,濟濟多士、提攜同進、踵事增華、眾志成城,讓八十年前「文協」的氣魄重生並煇耀昭灼!

(原載於20011016日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