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教育改造的路上

▉曾哲明

 進黨四位總統候選人的第二次辯論會,昨天(六月三日) 在台北舉行,上次在高雄舉辦時,四位候選人皆未表達他們的 教育理念與政策,相信許多社會民眾們與我一樣,都期盼下午
的辯論會能見到「牛肉在那堙H」

  教育建設可說是未來所有國家建設的根本,俗話說︰「要 怎麼收,就要怎麼栽﹗」故現在教育的後果,將會在公元兩千 年後的台灣,忠實無情的被呈現出來,過去四十多年以來,台 灣的教育資源(包括學校教育及社會教育)皆在一黨壟斷的狀 態下,影響範圍涵蓋了教育內容、教師任用、教育行政體系、 師範教育體系、教育經費、教育用地,乃至大眾傳播媒體等, 對台灣政治、社會、文化等等建設,造成深遠的創傷,也是目
前教育百病叢生的基本根源。

  在民間教育改造團體的壓力之下,教育部在這一年當中動 作頻頻,去年召開了大拜拜似的「第七次全國教育會議」,行 政院成立了李遠哲博士主持的「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而史 無前例的「教育白皮書」也在今年三月堂堂出爐,最近大學校 長會議中,三民主義考科也被腰斬為一半,夜間部可能成為歷 史,空中大校也可能停止以考試招生。這些「善意的回應」或 許多少減輕了教改工作者的無力感,但是削弱了部份教改訴求
的張力。

  儘管教育部態度有所調整,但是集權、獨斷、操控的心態 並沒有動搖,最近由民進黨發起的大法官釋憲案,獲得正面的 回應,大法官會議認為「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二十二條違憲, 應在一年之內修正或失效,就是賞給教育部的一個大耳光,可 是教育部長並不死心,他還希望以修改大學法(母法)加以回 應。其實整部大學法,違憲之處隨地可見,試問整個大學教育
制度,為何需要那麼多「由教育部定之」?

  這一年來,教改團體透過電台、刊物、座談會、研討會、 實驗班及一次次方立法院遊說,向執政當局表達民間對教育部 「父權心態」、「了無誠意」之教改步調的不滿,也提出許多 具體且當務之急的興革意見。其中,「四一0教育改造聯盟」 的用心最深,去年在黃武雄教授近乎「愚公移山」的精神感召 下,上萬人懷著關懷教育的心走上街頭,而今年的七月九日, 他們又將從高雄,用一列壯威的「教改列車」,載滿「教改種
子」,一路由台灣南傳播到台灣北。

  在昂首邁向第二個教改的同時,或許我們該認真的針對教 改的訴求,作更精密的思考,更實際的規畫,如「落實小班小 校」是否要將焦點集中在高密度都市化的地區,並從整個社區 規畫的層次來改造;「廣設高中大學」是否同時也要建立多元 化之入學管道,並在高中大學的「質」上面,鼓勵發展各校的 特色;「推動教育現代化」的同時,是否也該大力改革教科書 ,全面翻修教育行政體系、提升教師專業尊嚴及鼓勵實驗性教 學;「制定教育基本法」的同時,是否也該全面性檢討所有教 育相關之法令,革除不合時宜的法律條文;台灣教授協會在今 年成立了「教育改革對策小組」,即針對「教師法」、「教育
基本法」及「師資培育法」等詳加檢討,並提出具體訴求。

  教育改造不會有那種「股票行情」般的隔夜驚喜,故教改 工作需要有個長遠的藍圖,但一定要分出輕重緩急,當下就開 始規畫,但願能有更多的朋友,參與這項艱巨複雜的希望工程

(原載1995年6月4日台灣時報4版)


台灣教授協會通訊第三期
回台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