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怪他人

▉李永熾

 幾天來,台灣正面臨一喜一悲的局面,從報上看來,至 少是如此。喜的是李登輝可以用私人名義赴美訪問母校康乃爾 大學,從媒體報導看來彷彿在外交上打了一場大勝仗,但事實 是李登輝以私人身分,非以國家元首身分訪美,意義上不若我 們想像的偉大。悲的是高雄市爭取亞運主辦權敗給了韓國;此
敗卻讓台灣如喪考妣一般。於是,台灣各類議論紛然而起。

  這些議論的主要重點大都放在攻擊韓國和中國上,而其歸 結點是「政治干涉體育」。在攻擊韓國方面,說韓國耍小動作 ,和中國聯合杯葛台灣,所以要停止台韓航權談判等等。事實 上,韓國以一個國家的身分,台灣以國非國的政治實體名義, 爭辦亞運,在先天上,台灣已居於不利局面,奧會主席說台灣 沒有主辦亞運資格的一席話已指出此一趨向,把爭取失敗的怨
恨歸於韓國,並沒有必要。

  至於中國方面,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觀察,本來讓高雄 辦亞運,對中國把台灣視為中國一部分的論點,是極端有利的 ,因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支持高雄市辦亞運時,他們可以宣稱 是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高雄市」辦亞運,由此更可坐 實台灣做為中國一省的議論。但他們放棄了這種論述,以內戰 觀點徹底把中華民國封死於台灣,中國新常所謂「讓中華民國 走上國際,是自取其辱」的說法得以印證。換言之,中華民國 只能存在於台灣,不能存活於國際,所以新黨指陳這回的落敗 ,是「結果可預期,質疑高市為何甘冒險」,這跟新黨質疑李 登輝的外交之行,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另有一種說法,要求中 華民國不要冒然走進國際,以免得罪中國。這一切都指陳中華 民國走不出台灣一步,中國也用鴨霸的手法跟台灣的這些說法 相呼應;所以,中國寧願放棄支持高雄辦亞運以坐實台灣做為 中國一省的利點,而進行國際上的全面封殺。中國對李登輝訪
美如此憤怒,也可以做如是觀。

  在這些議論中,國民黨方面斷乎都把論述集中於「政治干 涉體育」。徐立德說,我們有「又怕不強硬,但又怕受傷害」 的困難,意思是說,「我們」主動積極爭取,怕的是會傷害兩 岸關係,不去爭取的話,又擔心打不開我們的國際活動空間; 於是,徐立德怪罪起政治介入體育。這種曲折的論述,事實上 忽略了兩個要點,第一,中共自始就沒有放棄內戰,既然沒有 放棄內戰,總體戰乃有所必要,兩岸關係、吸納台商等,都可 以視為總體戰的一環;體育當然也是。第二,馬克思主義的辯 證法和「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實證主義相當不同,辯證法是不 會把社會各部門分開來論述的,社會每一部門都相關而又互相 辯證,所以政治和經濟不可分割,政治和體育也不可分割。指 責中國「政治介入體育」,只徒然暴露自己對辯證法的無知而
已。

  如果不能反省自己失敗的原因,一味去責怪他人,或以妾 婦之心怨懟中國不能善意回應,都是沒有意義的。在爭辦亞運 這件事上,怪韓國最沒有意思;怪中國也很奇怪,敵人怎會放 棄進攻的機會﹗應該怪的是中華民國為什麼拿不出去?台灣為 什麼是國非國?不從這方面去思考,而像新黨那樣把中華民國
供在家堛Y賞,又有何意義﹗

(原載1995年5月27日自立早報7版)


台灣教授協會通訊第三期
回台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