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終戰五十年 歷史的詮釋

▉鄭欽仁(台灣大學歷史系)

  八月十五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日子,當時全家疏散 在山中;廣播中聽到日本投降的消息之後,不久有人指著天上 一片雲,說是鳳的出現。但這像「國王的新衣」一樣,怎麼看 都不像。在殖民地統治與愚民高壓政策之下,一聽到日本投降 旋即感到「非我族類」在統治,而且已經投降,一時的解放感 掠過身心;那個時候,我只不過是十歲的少年而已。昔日偷聽 到「我們是漢民族而非日本人」的一句話,這時候豁然開朗, 公開得到印證。                    

  但是自這一天起,迄今五十年,又是什麼時代?自一八九 五年到五十年前的一九四五年,是日本帝國主義統治的殖民地 時代,那麼自一九四五年到今年的五十年又該如何定位?我在 紀念馬關條約一百年的一篇文章,曾經由黨、政、軍、文教、 甚至語言政策,指出這五十年應該定位為「殖民地時代的延長 」或是「後殖民地時代」,希望歷史學者進一步討論。   

  然而,我在這希望大家進一步能留意到︰從世界史上「近 代國家」的成立過程,檢討這五十年,究竟是什麼時代。這種 考察,可以從日常生活中經常籠罩大眾的語彙著手,譬如國民 黨政府所主張的「統一」,引起統獨論爭,再進一步發展成國 民黨的一派引發的「獨台」、「台獨」之辨,其對這時代的「 精神史的考察」,具有什麼意義?            

  另外,中國以武力威脅台灣,尤其在此七、八月間兩次在 台灣近海發射飛彈,在中國歷史上或世界史上看來,到底又代 表什麼意義?                     

獨特的偏安政權性格

  第二次大戰結束,聯軍委託國民黨政迆佔領台灣,台灣在 國際法上並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嗣後國民黨自中國大陸內戰敗 退,中央政府移徙台灣,一方面顯現在中國歷史上經常呈現的 「偏安政權」體制,要以武力「光復」失土。但經過歲月的流 失,轉為「和平統一」;堅持「統一」為國家最高目標,消耗 國力,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無須多贅。         

  由於「外來政權」的「軍事國家」體制,一方面施行如「 二二八事件」「內地化」的同化政策,急切剷除本土的文化特 性,以及在「近代」吸收的外來文化因素。        

  雖然台灣本土在軍事、政治高壓下不喘息,但在社會、經 濟上因經過相當歲月之後的抬頭,發揮潛在已久的「近代」因 素,使具有「半封建性」的「內地化」(大陸化)逐漸不可能 。雖然如此,但五十年後,「統治體」本身仍舊維持若干沒有 母國的「外來政權」殖民地統治性格,以及兼備以「統一」為 目標的中國歷史上獨特的「偏安政權」性格;而這兩種性格比 起國民黨主流派來說,更明顯的表在國民黨非主流派、新黨與 新同盟會集團裡。                   

台獨主張的自然產生

  然而由於民間力量的茁壯,同時在現代民主政治的潮流之 下,「統治體」本身不調整已經不能維持其政權,只有導入本 土菁英。蔣經國晚年,也不得不說:「我也是台灣人」,多少 表示對本土的尊重,但也多少帶來以外來統治自居的人之不滿。

  李登輝繼蔣經國之後為總統,第一次以本地人為總統,加 上本土化運動使統治者方面不能不多少跟從,遂從國民黨的派 系鬥爭中,規定其主流派為「獨台」;以別於台灣知識菁英與 民眾為主體的台灣獨立運動。非主流派的「獨台」論調是敵意 的批判,但是在歷史潮流中,民主主義之下的大眾勢力促使「 統治體」變形,一方面是「統治體」的生存之道,一方面表現 了時代轉變過程中的「過渡期」現象,本不足為奇。    

  然而,「獨台」究竟是什麼?中國通的日本竹內實教授有 一篇文章「『台獨』與『獨台』」,很有見地。「台獨」是台 灣獨立,而「獨台」是「獨立的台灣」、「已獨立的台灣」。 他認為一般的輿論,以為台灣是「獨台」,特有主權、領土、 人民,也有憲法、國旗、國歌。從台灣以外的場合看來不能加 以否定;從台灣的內部看來,也是現實的。        

  可是在國際社會,在聯合國沒有席次,與中國大陸對比, 中國大陸的中央政府是正統。這種看法是國際上一般的看法, 中華民國要自稱為中國時就得面對這種現實。從這一點看來, 在國際社會中要能夠被認定與存在,只有主張台灣獨立一途。

  問題是「獨立的台灣,為什麼不允許(或禁止)台灣獨立 ?」,「獨立的台灣,為什麼要消滅台灣獨立?」,有「獨立的 台灣,為什麼有主張台灣獨立的必要?」這樣的問題,使大眾 即能了解外來政權的殖民地統治的差別性及買辦性的存在,而 蟄居於優越的統治地位者,出賣大眾向中國稱臣的可能性是不 時存在著;尤其國民黨非主流派的廣大聯合鬥爭中,其危險性 的存在,已露出端倪。雖然如此,在「近代國家」的形成,與 殖民地解放的世界潮流之下,台灣終究要走向主權獨立的國家 。                          

國民主義的逐漸興起

  一七七六年的美國獨立、一七八九年的法國大革命,分別 建立國民國家(或稱作民族國家),這是「近代國家」的國家 形態。前者是由殖民地統治解放出來,後者是經王朝革命達到 目的。但不論是那種形式之下建立的國家,都是兩百多年來世 界史的潮流。                     

  幾百年來被歐洲殖民地化的亞洲,由於日本明治維新的結 果成為亞洲的強國,在十九世紀殖民地擴張主義的影響下,一 八九五年日本由清朝帝國手中攫取台灣。台灣由異民族王朝的 滿洲族的統治下,割讓給異民族的日本帝國主義者。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向聯軍無條件投降,結束第二 次大戰,殖民地紛紛獲得獨立,但台灣由聯軍委託蔣介石的軍 隊佔領。台灣之所以不能成為獨立的「國民國家」(national state),是由於台灣的「國民主義」(nationalism,或譯作 民族主義)還沒有成熟;或是不如今日的普遍化。若以此而由 世界史的觀點來看,台灣落後兩百年,毋寧說是應列於第三世 界的國家。                      

  但是我們也不能忽視,戰後五十年在台灣本土已興起國民 主義,這國民主義是以「命運共同體」為內涵,以此做為建立 「近代國家」(modernstate)的理論基礎,正合乎世界人權 宣言、聯合國的自決原則,以及殖民地解放的要求。但在內部 和平演變的過程堙A對外則在此八月十五日的終戰紀念日,碰 到中華帝國主義、霸權主義的武力威脅。         

  滿清王朝對中國大陸的統治,到了十八世紀後半成為沒落 的帝國,異族的滿洲族在觀念上被中國傳統的統治觀念所同化 ,仍以中國自居,自認為「天朝上國」,無法對付近代興起的 國民國家。                      

  一九一一年發生「國民革命」形式的革命,一九四九年所 謂「人民革命」所建立的國家,形式看來是「近代」革命,但 實際上近代的色彩並不濃厚,所以一九四九年所建立的國家, 歷史家稱之為「人民王朝」。              

  「人民王朝」承襲明、清時代王朝帝國的「天朝上國」與 「天下大一統」的觀念,企圖將王朝帝國時代獨特擁有的外族 羈糜地區,附屬國和朝頁貿易國,列入國家版圖內,施行直接 統治。遂於一九五0年出兵侵略西藏,違反民主主義,以及民 族自決原則的世界潮流。                

  在舊時代的王朝帝國、是有君主與皇宗做為中心來維繫「 天朝上國」與「天下大一統」的觀念,但是「人民王朝」沒有 皇帝,故以近代的民族主義來代替。雖然已擁有龐大的領土, 甚至侵略西藏來擴充版土,仍舊在叫囂帝國主義的威脅;對內 用以壓制人民,以及少數民族的革命,對外以便在國際社會討 價還價,甚至侵略台灣。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七十年在亞洲 新興的帝國王義。過去的中華帝國,是龐大的內陸國家;現在 亞洲所面臨的不僅是擁有東亞,向西則擁有東土耳其斯坦,威 脅中亞的大國。向東則企圖走出海洋,成為擁有內陸及海洋的 大帝國,亞洲正面臨著這種威脅。            

亞洲不沈的航空母艦

  台灣在亞洲是一不沈的航空母艦,亞洲不能沒有台灣,台 灣也不能沒有亞洲各國的承認和協助。台灣若沈淪,亞洲各國 立即會遭到脣亡齒寒的緊張,所以在冷戰後雖不時有「後冷戰 時代」來臨的說詞,其實後冷戰時代的「體制」並沒有建立, 實有待包括台灣在內的亞太地區集體安全保障體系的建立。 

  但要加入這樣一個安全保障體系,任何涉及中國名號的自 我稱謂,將面臨上面所謂的「獨台」在國際社會覓不到一席之 地。                         

  台灣面臨霸權主義的武力威脅,但台灣的國民主義正在興 起。在近代國家之國民主義的成熟,經常是受到外侮才成立的 ;這是近代世界史給我們的教訓。也就是說,由於外國的侵略 ,國民意識(與國民主義)才真正形成,「近代國家」因此而 得於成立。台灣今日所面臨的,正是這種情形,睌了兩百年的 真正台灣的近代國家,藉此機會可以完成宿願。      

(台灣教授協會「終戰五十年與台灣」專論之一)


台灣教授協會通訊第四期
回台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