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女必須認祖歸宗嗎?

▉臧汀生(彰化師大國文系)

割讓日本之初,
台灣民主國以「永清」為年號以卵擊石的時候,中國在那堙H
戰後這個當年被典賣為娼的可憐妓女終於被賦以自由之身,
難道有義務屈服於當前早已恩斷義絕的兄弟要求認祖歸宗的淫威?

  中國歷史上的台灣,一直被納入「外國傳」中,其舊名有 :蓬萊、夷洲、東鯷、流求、塯球、雞籠、北港、港北、東番 、大員……等等。名稱的變化不定,一方面說明中國政權對台 灣地位的無知與輕視,另一方面也證明歷代中國政權並未實際 與台灣發生統屬的關係。縱然在漫長的歷史上不免有過接觸, 畢竟也只是毫不駐留的劫掠;甚至於明熹宗天啟四年(一六二 五)總兵俞咨皋驅逐盤據澎湖的荷蘭人時,為了避免傷亡,竟 以要求荷人轉往「化外之地」的台灣,做為允許互市的條件。

  綜觀歷代中國政府對台灣的態度,始終只是足堪掠奪利用 的「化外之地」而已;所以,馬關條約毫不吝惜地將這個被形 容為「花不香,鳥不語;男無情,女無義。」的台灣割給日本 ,做為保全中國政權的祭品,不是很容易了解的嗎?接下來的 日本,雖然大力經營台灣,但是,將台灣視為日本本土的後勤 供應基地,心態則殊無二致,回顧台灣歷史,豈不就像秀色可 餐,人人都想染指,卻被鄙夷、凌虐、掠奪的「薄命紅顏」?

  終戰之後,恭迎王師的台灣人民,非但沒能解脫痛苦,旋 又淪入更加悲慘的宿命深淵。過去新來統治者不過殺害起義抗 戰的鬥士,這次卻是追求一勞永逸的計畫性屠殺菁英。過去只 是掠奪「農奴」「工奴」的勞力與物資,這次卻還要被脅迫充 任「反共聖戰」的「軍奴」。過去日本壓榨者尚且稱呼他們在 台生長的一代為「灣生」而打算落地生根;如今新移民的下一 代則依舊頑固地自稱為「中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 ?);一心一意只想以台灣做為重返中國之前的踏板,而認為 稱做「台灣人」是可恥的,是背祖忘宗的。        

  請問,當閩粵人民橫渡惡水,遭受劫掠殘殺的時候,中國 在那堙H當移民僥倖上岸,衝犯瘴癘,開荒拓殖的時候,中國 在那堙H當台灣人民遭受荷人剝削屠殺的時候,中國在那堙H 割讓之初,台灣民主國以「永清」為年號,以卵擊石的時候, 中國在那堙H當台灣人民慘遭二二八屠殺與長期白色恐佈迫害 的時候,中國在那堙H當台灣人民日夜不休生產儲蓄累積財富 的時候,中國在那堙H中華民國繼承大清帝國的產權清單,可 曾包括已被賣斷償債的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接收中華民國的 產權時,又何嘗包括猶在所謂「蔣幫」「竊據」下的台灣?中 華人民共和國在一九七八年以前的兩部憲法當中可有提到台灣 ?幾個「領袖」私下約定的「宣言」豈能與國際公證合法的「 和約」相提並論?明明是「日本放棄對台灣的一切權利」,而 賦予台灣這個當年被典賣為娼的可憐妓女以自由之身,難道有 義務屈服於當年早已恩斷義絕的兄弟要求認袓歸宗的淫威?難 道曾經強暴劫掠弱女子的惡漢,能夠以昔日罪行,做為對被施 暴者擁有「所有權」的證明嗎?難道販賣子女償付賭債的父母 ,有資格宣稱血緣關係是「永久不可分割」的嗎?當年被共產 黨一路追殺而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信誓旦旦矢志復仇雪恥的新 移民們,此時此刻竟然甘心認賊作父屈膝討饒嗎?在江澤民已 經公然說明所謂主張「中華民國」就是主張「兩個中國」,就 是「一中一台」,就是「變相台獨」之後,進犯台灣的共軍會 獨厚於「中華民國」的子民嗎?如此簡單論述卻因武力威脅而 不能理清的台灣,究竟是怎樣的「國家」與「民族」,難道不 令人迷惑嗎?                     

  終戰五十年後的中國,尚且念念不忘日本屠殺劫掠的仇恨 ;試問縱然中國武力攻台僥倖成功,懷著血海深仇之恨的台灣 人,難道就不會對於敵人實施無限制的秘密復仇行動嗎?十二 億中國人能不擔心蒙受巴勒斯坦式的恐怖反擊嗎?中國武力犯 台的代價評估難道僅僅止於有形戰鬥結束之後的階段嗎?以武 力取得的台灣會不會是一幢永遠被仇恨之魔詛咒的鬼屋呢?憑 恃暴力強娶得逞的淫徒,難道能夠永遠睜開雙眼,保持床榻之 上的安全警戒嗎?                   

(原載1995.8.20自立早報第7版)


台灣教授協會通訊第四期
回台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