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台灣的多種思考

范文芳/新竹師院語文教育系


  最近,由於為國中生編寫的「認識台灣」課本,受到新黨立委李慶華之公開批評、指責,接續下來,也有尹章義等學者之嚴厲評論,我對這件事,隨即引發了多種聯想:

一、誰不認識台灣?

  這一套教材,包括歷史篇、地理篇、社會篇,主要是編給目前的國中生使用,出發點是假設「國中生不認識台灣」。當然,目前的國中生不認識台灣,是由於他們在小學時期,並未接受這方面的教育。

  問題是,過去五十年來的教育,從小學、中學到大學,就極少介紹台灣。現在,不僅是國中生不認識台灣,還有極大多數只從教科書取得「知織」的國民,也是不認識台灣,或者他們所認識的台灣是片面的、扭曲的。 今年九月開始,即將使用這一套課程,擔任相關課程的老師,認識台灣嗎?或者說,他們認識的台灣是怎樣的?是不是和校長、督學、局長、廳長、部長一樣,只從過去教科書中得到的那些貧乏的、片面的、扭曲的印象呢? 至於李慶華這一類型的人,我們也不能簡單地冠上一句「不認識台灣」,我們只能說,他是習慣地、不自覺地、主觀地「站在中國的立場、觀點」來看待台灣。

二、要用什麼立場來看待台灣?

  在知識的立場,應該以專業的學養,包含台灣的歷史、地理、族群、語言、政治、教育、民俗、信仰……等各領域有深入的觀察和研究者,來編寫這一套教材,大體上來講,這一次的編寫者還算符合這個條件。

  在感情上,應該以認同台灣、關懷台灣的態度和心情,來推動這方面的教學。上自教育部長,下至國中校長、任課教師,至少要對「先教導國民認識自身存養的社會」這個教育理念有信心和堅持。加果你的感情和關懷,是在古老的中國、偉大的中國,你會用中國的眼光,來看待幼齒的、渺小的台灣。

  在意識上,應該以台灣為主體的立場,來看待台灣,推展出去,仍然以台灣的立場來看待中國、亞洲、世界。在某種場合,當人家問起我,「你是那堣H?」我當然很自然回答「我是新竹人」,「我是竹東人」,那是指我的出生地。另外在某些場合,我會自我介紹:「我是客家人」,那是指我的種族、語族。當然我不大需要向人家表明「我是黃種人」、「我是東方人」、「我是亞洲人」,因為大家看我的外貌、膚色,已經一目了然。 在國際社會,不論是什麼場合,如果人家問起我是什麼人,或那堣H,我當然很自然回答:「我是台灣人」。正如張德培說「我是美國人」,山普拉斯也說「我是美國人」,也們不會自稱「中國人」、「希臘人」。

三、台灣的命運是怎樣的?

  當我說「台灣的命運」這個句子時,一般人立即聯想到「坎坷」、「悲情」、「可憐」,這是指台灣的過去,就是台灣歷史的事實。但是,我講「台灣的命運」時,還有另外兩重涵義,一是目前的處境,二是台灣的前途。 講台灣目前的處境,咱就要對台灣當前的生態環境、教育問題、政治狀況、經濟結構、外交處境……都應該有充分的了解和認識。這種「認識」是很現實的、很理智的,而且是為台灣的未來前途服務的。

  認識台灣,當然指認識台灣的過去、現在處境和未來幸福。認識台灣,當然是出於認同台灣、關懷台灣的意願和動機。認識台灣,必然是以台灣為主體,站在台灣本身的立場來看待自己的處境和未來前途。

(原載於1997年8月14日台灣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