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國兩制、和平共存」--

三、國民黨應為外交挫敗負最大責任

  美國在戰後原本放棄對國民黨的支持,韓戰爆發後,才把台灣納 入美國的防衛線保護。國民黨在壁壘分明的東西冷戰堙A極力討好美 國,努力扮演「忠實盟邦」的角色。由於美國的撐腰,國府得以保有 其在聯合國的席次與安理會常任代表的地位,並毫不靦腆地以「唯一 的中國代表」自居。在這同時,台灣的國民黨政權以強烈的反共意識 型態作指導原則,專門與美國的附庸國家相濡以沫,尤其是中美洲的 軍事獨裁政權,而未能支持世界各地的民族自決運動,大為損壞台灣 的形象。          

  在1970年代,美國開始積極與中國進行和解,並以「一國兩席」 與「兩個中國」,來說服台灣同意中國進入聯合國,惟蔣介石以「漢 賊不兩立」而拒,中華民國終於被逐出聯合國。從此,台灣成為彷彿 沒有出生證明的「政治實體」。

  中美兩國於1979年建交,但國府仍固執地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 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國民黨政權是唯一的合法政府。此種 「法統論」無法為他國接受,一一被迫掉頭而去。蔣經國雖提出「彈 性外交」,主張與斷交的國家發展實質關係,然而又不放棄其自大狂 妄之「海內外全體中國人的代表」的說法,外交路上自然處處碰壁。

  李登輝主政以來,由於其政權缺乏合法性,自是不放棄任何鞏固 權力的機會。面對人民在感受缺乏國格所表現出的沮喪與不滿,以及 在野勢力的壓力之下,國民黨乃提出「務實外交」的口號,亦即在口 頭上雖聲稱「中國只有一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已不敢妄言 代表中國,只稱國共是兩個「政治實體」,重新回頭接受美國當年所 提的「一國兩府」,打算以「一國兩席」「重返」聯合國,不反對 「雙重承認」與「雙重代表」。

  中國的阻撓,自是國府當前外交困境的一大原因,但是最大的困 難卻在國民黨決策者的觀念。就他們而言,一個中國乃「基於信仰與 需要的抉擇」,而外交政策不過是大陸政策的策略運用而已,也就是 為了兩岸的統一。因此,務實外交不過是「統一之前的權宜之計」, 成為外交政策的臨時條款;從而,台灣在國際上可以使用各種五花八 門的名稱,就是不能用「台灣」一詞。

  然而只要台灣與中國在名稱上有任何糾葛,世界各主要國家就不 方便支持台灣在外交上的任何努力,包括加入聯合國與其他國際組 織。這也是為什麼歐洲議會目前未能支持「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 因。目前,李登輝除了想要以所謂的「集體安全」來對抗中國之外, 在「國統綱領」表現願意「三通」來交換中國不阻撓國府參與聯合 國。可以預見的是,只要其固執「一個中國」政策,不敢頂天立地打 出「台灣」的稱號,在外交上必定難有進展。


本文章節

  • 前 言
  • 歷史上的台、中關係
  • 國民黨難脫殖民政權本質
  • 國民黨應為外交挫敗負最大責任
  • 我們堅決反對中國所提對台「基本方針」
  • 台灣在國際法上應有的地位
  • 兩岸經濟交流所引發的危機
  • 獨立民主是台灣唯一的出路
  • 台灣有充分的資格加入各種國際組織
  • 結 語

  •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