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建立制度、釐清責任,才能揮別悲情

──台灣教授協會對衛爾康事件的聲明

1995321

 

  衛爾康慘案受難家屬的絕食抗議將近一週,雖然得到監察院長的慰藉 和相關監委再度提案彈劾的承諾,使得家屬同意自行拆除棚架並中止抗議 行動,但是我們看到昨(20)日台中縣市選出之數位國代以及台中市長林 柏榕之「技術反制」,對於這件慘案的善後和抗議的結果,不能感到樂觀。茲提出下列三點聲明,敬表本會的看法:

  一、對整個社會而言,面對衛爾康事件,所應爭取的是如何確立一個 健全的制度防範慘案再度輕易發生才是重要;一時的追究責任、賠款等, 都是治標而非治本。但是受難家屬忍住心靈創痛,在監察院「只拍蒼蠅、 不打老虎」的表現之後,以絕食的方式進行抗議,已經把追究責任和建立制度的籲求結合起來,本會對此表示萬分的敬意。

  二、對受難家屬而言,社會伸出援手、政府還其應有的公道,本是天 經地義的事,最近幾天總統府和行政院對待請願家屬的方式,顯示其缺乏 人性和自信,比起日本阪神震災之後,天皇夫婦、首相及內閣閣員的勤快、負責表現,果真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三、監察院在原來的中華民國憲法體制之中,是民選的三個「國會」 之一,如今李登輝主導的憲改把它改為總統提名、國民大會同意之「準司 法」機關,改制以來的表現,並未因「老賊」退職而令人耳目一新,反而 背負種種包袱,而有退步、再退步的跡象。這乃是縫縫補補的X階段修憲 論的後果,誠願我同胞籍此機會,思考一下廢除國大、制訂一部單一國會及三權分立新憲法的必要性。